主页 > 澳门49码开奖直播现场 >
严打账号买卖“做号党”已让快手忍无可忍
发布日期:2022-06-30 02:56   来源:未知   阅读:

  如今,会员账号体系无疑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基石之一,是用户体验互联网服务的凭证,同时也是互联网厂商的重要资产。既然账号有这么高的价值,自然就围绕其诞生了或明或暗的交易体系,有类似藏宝阁这类受网易官方保护的平台,也有藏身于各种二手交易平台的倒卖账号产业链。

  但不同的互联网厂商对于买卖账号这件事却有不同的看法,其中既有如网易这样支持的,也有像快手这般明确表示要坚决打击的。

  日前,在快手方面发布的《关于打击账号买卖行为的专项治理公告》中表示,在日常审核中发现部分账号运营者企图通过批量剪辑、制作内容或其他方式获得涨粉,再将账号售卖给他人获得收益,此类买卖账号行为严重违反了社区规定,影响了粉丝的体验、可能引发纠纷甚至诈骗,截至2022年5月底已累计处罚1.6万个买卖账号,一经发现此类违规,平台将对相关账号严格处罚、甚至永久封禁。

  快手方面为什么要打击账号买卖行为,其实在2019年一篇题为《河南女孩露露给我上了一堂七万的课》的文章中,就可以一窥究竟。在这篇据说“惊动”诸多腾讯高层的内容里,作者描述了某“做号集团”通过购买大量被泄露的账号信息、并获得相关作者的自媒体平台账号,由旗下小编“露露”接手相关账号,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就靠着每天更新五篇标题党图文内容赚了七万多元。

  所谓“做号集团”或“做号党”,通常是指在平台合理允许的范围内大量注册账号,再通过出售账号或其它方式进行盈利的群体。显而易见,“做号党”其实与“羊毛党”一样都属于网络“灰产”中的一员,但与违法的“黑产”不同,互联网厂商对于“灰产”的态度往往是既会利用、又打压。

  而“做号党”其实也是自媒体蓬勃发展的副产物,是web 2.0带来的必然结果。毕竟从web 1.0到web 2.0,互联网中的内容从“只读”变为了“交互”,用户不光能够接收内容、还能创造内容,如今也早已是一个强调用户生成内容的环境。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网民规模空前膨胀,面对海量用户对于内容的渴求,自媒体也走上了舞台的中央。以今日头条的崛起为标志,百家号、企鹅号、大鱼号、趣头条等,一大批自媒体平台更是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做号”能够成为一门生意呢?其实自社交网络逐步崛起后,”网红“、“KOL”概念的问世使得账号开始有了价值,特别是在内容平台与自媒体出现后,在内容红利的驱使下,“做号、养号”也随即成为了一种新兴的灰产。

  “做号党”的生存逻辑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流量=收益”,也是内容平台主动制造出来的产物。由于自媒体平台本身往往并没有生产内容的能力,所依靠的是UGC来支撑内容生态,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在互联网上流畅表达的能力和欲望,为了激励用户进行创作,自媒体平台就为积极创作的用户提供了“流量分成”,也就是根据内容的阅读量、点击量等指标,将平台所获得的广告收入按比例分给创作者,实现利益共享。

  同时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从2017年开始各自媒体平台为了抢夺内容,更是直接开始了补贴模式,当时企鹅号说要给10亿元补贴扶持和2亿元投资基金,百家号方面就喊出了100亿元内容分成的口号。

  而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就曾说过,“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但遗憾的是,“做号”可以说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

  相比“做号党”,有些朋友可能更熟悉的是“营销号”,但这些账号并不生产原创内容,而是原创内容的搬运工,它们通过剪切、拼凑素材、并将其组稿为伪原创,以此躲避平台的内容检测系统,从而获取可观的流量分成。没错,优质内容的产出不仅需要大量时间来打磨,也需要创作者有足够的素质和技巧,这其实都是很难得的。

  然而“做号党”所追求的是稳定而高效的收益,但这显然与内容行业的特质背道而驰,所以前者自然也就走上了用洗稿、抄袭获得高质量内容的道路。经过“做号党”与内容平台审核人员多年来的斗智斗勇,如今伪原创的技术可谓是日新月异,已经从初级的仅仅修改标题和部分词语、到标题段落重排,再到了语义替换、内容裁切。

  并且随着人工智能相关技术的进步,当下的高阶“做号党”更是往往会使用科技的力量来武装自己。如今通过搜索引擎就不难发现,各种打着“自媒体高效运营工具”、“自动化写作机器人”旗号的AI伪原创工具,即便不说是唾手可得、获得门槛也显然已经是相当之低。而这些洗稿软件通过智能重写、文章近义词替换、内容调整等方式进行伪原创,甚至还提供了查重及一键发布等功能。

  尽管说,即使自媒体平台自己都承认,“做号党”贡献的内容在特定时期内撑起了流量的半壁江山,但不可否认的是,“做号党”对于内容生态的破坏是摆在台面上的。毕竟“做号党”只有最大限度获取流量这一核心目的,自然而然就会走上标题党、猎奇向,乃至成为谣言的策源地。同时,抄袭、洗稿也会影响到正常的内容创作者,会“劣币驱逐良币”进而影响到社区氛围。

  快手作为一个以推荐算法为引擎,以UGC/PGC为内容源连接内容生产者与内容消费者的平台,这一属性就决定了与“做号党”属于“正邪不两立”。毕竟内容平台追求的是用高质量的内容和社区氛围来吸引用户,并通过用户实现各种途径的变现,但无底线追求利益的“做号党”,与快手维持一个良性社区氛围的追求背道而驰。

  随着平台审核与“做号党”对抗的日趋激烈,“做号党”费了一番功夫养出来的账号被发现的概率也已经越来越高。这也促使了一大批“做号党”开始缩短变现周期,甚至进入倒卖账号的领域,而这无疑就属于既要流量分成,也要压榨账号最后的价值。

  目前在一些交易网站上,各种类型的快手账号可谓是琳琅满目,甚至于提供了粉丝数量、直播权限、网店权限,以及账号倾向等不同的属性,来区分这些账号。

  但是有需求才有供给,那么什么样的用户会买账号呢?其实会选择购买账号的通常有两类人,一类是小白、一类是黑产。类似线下商家这样的小白,他们或许并不了解短视频创作或直播的玩法,但又有通过这一内容形式做营销的需求,可本身又缺乏吸粉的能力,所以在相关平台开通直播、购物车权限,都往往又需要达到一定的粉丝量,所以购买账号也就成为了最简单的方式。而至于说黑产,他们购买账号后自然有方式变现。

  然而遗憾的是,快手方面打击账号买卖的行动,很难让这一现象彻底销声匿迹。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快手乃至其他的内容平台与“做号党”同样也是利益共同体,只要内容平台未来还是需要依靠流量来变现,那么“做号党”可能就会始终是“野火烧不尽,· 国家能源集团神东煤炭集团公司2022年智能矿山技术人员春风吹又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